竹杖芒鞋轻胜马

三月七日,沙湖道中遇雨。雨具先去,同行皆狼狈,余独不觉。已而遂晴,故作此。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。料峭春风吹酒醒,微冷,山头斜照相迎。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

————题记

早期的春季里,柔和的春风撩起了春的裙摆,撩开了遮在春那一层神秘的面纱。在面纱的另一面,草长莺飞,莺歌燕舞,那是一片姹紫嫣红,那是一片百花齐放,那是一片欣欣向荣的世界,我心向往之。

若是雨天,一袭白衣胜雪,你撑着油纸伞漫步江南水乡小巷,迎面走来,仿佛在追寻历史的足记,你像丁香一样,一个安安静静的姑娘,洋溢着微笑。看着你走进,小巷弥漫着雨水也冲刷不掉的香,雨落在在油纸伞上,溅起阵阵水雾,犹如你带了一层薄纱,我想去揭开一看究竟,伸出去的手停了下来,就留下吧,保持一丝神秘,就想着江南的小镇一样,永远也不能揭开那一层温柔的面具。看着你走远,一点点的远去,想伸出手将你挽留,可是你的手从我指尖划过,远去。我彳亍不前,久久的。

春日里,让我们走进自然,一起看看阳春三月桃花朵朵开,是不是真的像李白诗下的桃花潭水深千尺,是不是真如孟浩然笔下的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多少,是不是和白朴的莺歌燕舞,小桥流水飞红。

春是欣欣向荣的,也是游子的梦。春是飘进游子梦中那一颗思念的种子,慢慢的生根发芽,抽枝发叶,最后在骚人墨客结出春风又绿江南岸,明月何时照我还的果实。

春天的风,春天的雨无一不是多情的。春天的风是柔和的,撩起江南姑娘的洁白裙袂,将一抹情送进她心田,思念起那个怦然心动的小伙,脸上不禁露出一抹笑,掏出已经有些褶皱信封,打开那已经快要破损的书信,仔细的读着,生怕读掉了一个字,同时期盼着终成眷属的那一天。而春天的雨也拍打在田间耕作的小伙身上,寒冬才过,雨水里还夹着一丝寒气,他们也不慌不忙,脸上流露出笑容,春雨贵如油,这是一年好的开头。雨水顺着茅草,瓦檐流下,伸出手接住滴落的雨珠,雨珠在手掌中均匀绽开,他们把对心上人的思念融进雨水,跟着水一起流向远方。

春天是喜庆的,也是伤感的。春暖花开,是谁家的新燕在雕琢春泥,那一片山又是谁在锦上添花,遗留姹紫嫣红。暮春时节,是谁在花园里泪流不止,哭花了俊俏的脸蛋,望着落花流水,不禁潸然泪下,拾起一片片花瓣,放在袋中,拿起锄头埋葬它们。蹉跎了岁月,春天就这样悄悄溜走,就像想要挽留又从我指尖划过消失在小巷尽头的姑娘,带走了游子的思念。

溜走的春天还会回来,凋谢的桃花来年还会再开,飞走的新燕来年也会悬着春泥出现。说人生短暂,它又错过了太多太多,当它出现的时候只看到了朦胧的表面,像是江南烟雨中撑着油纸伞的姑娘,想要伸出手去挽留,又犹豫了,当下定决心去抓住她,她已经消失在了颓圮的篱墙。

即便是错过了太多太多,也不必心伤,错过了太多可我们也得到了太多。被贬谪的范希文能够不以物喜不以己悲,将庙堂和江湖都揉进他广阔的胸襟。厌倦了官场的是是非非,疲惫了仕途的勾心斗角,决然归隐田园,笔下生花,就多了千古向往的桃花源,多了那个好(hào)读书,不求甚解;每有会意,便欣然忘食的五柳先生。

不去计较得失成败,看淡红尘是非,下一刻或许就是柳暗花明,没有案牍劳形又何尝不是竹杖芒鞋轻胜马,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 竹杖芒鞋轻胜马